筠连新闻头条

小说:女儿寻找弟弟,父亲百般阻拦,但最后他还有带着

张长江答应带霍灿去找于梁,但他已经烂醉如泥。歪在桌子旁睡着了。

司机师傅真是一位不多言不语的人,吃完饭,就说自己去车里等着,然后就走出门去。

看着烂醉的张长江,霍灿说:“他这样,一会儿咱们走时,他能醒吗?咱们还带着他,让他领咱们找于梁吗?”

林见鹿说:“他这种酗酒的人,因为不擅酒,不喝正好,一喝就倒,倒了一觉,起来就好。没事儿,一会儿他就能醒酒。咱们趁这功夫把桌子收拾下去吧。”

于是两人开始收拾餐桌,洗碗筷。等两人收拾妥当,再进屋时,看张长江依然睡着,但脸已经没有刚才那般红紫了。林见鹿说再等会儿,就差不多了。

傍晚时,张长江睁开朦胧醉眼,起来上厕所。

等他回来,林见鹿说:“叔叔,天快黑了,我们雇的车应该回去了,您收拾收拾跟我们去吧,一个是帮我们找下于梁,再一个给您和淼淼做下亲子鉴定。”

醉后又醒的张长江,有那么一刻,又恢复了他的常态,他眨着狡黠的眼睛说:“亲子鉴定?我可没有那个钱啊。找于梁?是要找那个野种吧,找那个野种干什么?找到那个野种,兴许那个野种还是你的拖累呢。那个野种八成得是你的拖累。淼淼,别找那个野种了。”

眼看张长江要耍赖,霍灿失望的神态已经浮在脸上。林见鹿说:“叔叔,是你之前答应我们,要带我们找于梁的。你不好这么说变就变吧,刚才喝酒吃肉不香吗?你非得过平时那种孤家寡人的日子,我们也没法。你自己考虑好了,你不带我们去,我们自己也能找去。至于亲子鉴定,你要做就做,做的钱自然是我们拿。你要不愿意做,我们也不强求。就您这个年纪,亲子鉴定出来,还是我们的一个拖累呢。”林见鹿说话的语气严肃而冰冷,听得张长江不由得一凛。

张长江继续眨着眼,最后他说:“那好吧,我带你们去找于梁。其实于梁现在在哪儿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道于梁他们从前的家。他家那个瘫痪奶奶八成早死了,他那个象妖精的妈也得有七十岁了吧,不知还有没有了。”